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宠物犬】
【宠物犬】
字数:109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宠物犬

  随着预定时间的到来,与莫妮卡那对丰满胸部上的乳头夹相接的电击闹钟,也准时的发动了电击,让莫妮卡清醒了过来。

  在睁开双眼后,莫妮卡眨了两三次眼,才逐渐回神过来。现在她不是在原本房内的床上,而是在她的新家里,一个用透明双层强化玻璃制成的玻璃狗屋中。
  在清醒过来后,莫妮卡并没有在原地继续发呆下去,而是迈出四肢,开始走路离开狗屋。

  因为从第一次的电击起算,如果一分钟后她没有起床并且离开她的狗屋的话,那第二次的电击马上会随之发动,并且电击强度提升10% ;第三次则是在50秒后,威力提升20% ………这个唤醒程式会一直到她清醒,并且离开狗屋为止。
  在移动的过程中,莫妮卡的行动速度很慢,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她现在的双手双脚被从关节处折起来,并且还用皮带、绷带等一大堆有的没的东西给绑在一起。只能够用手肘与膝盖在地上,如同一只狗一样爬行的她,当然快不起来。

  这话说得很奇怪,好像莫妮卡不是一只狗一样。

  但,她怎么可能不是一只狗呢?

  淡白色的身驱,在加上身体与修长四肢底部那粉红色的毛球,还有那标志性的耳朵、长长的嘴鼻,与剪成只有一颗圆球状的尾巴,莫妮卡应该是一只粉红贵宾犬没错。

  但事实上,莫妮卡确实是个人类。或着该说,在一个月前,『曾经』是个人类。甚至与粉红色贵宾犬这极度女性化外表不符的,是她还是个他,一个男人。
  那时候的他,叫德莱克,是个成功的投资者。

  虽然外表有些瘦弱,还有些害羞、不擅与人交际,但靠着父母留给他的一笔数十万美金的遗产,还有他那精准的投资眼光,让他才二十多岁就拥有了不少资产。而且,他和相识一年的女友珍娜要结婚了。

  珍娜是他在舞会上认识的一名女子,美丽、大方、高雅、知性……几乎所有的优点都可以在她的身上找到。那时的德莱克几乎是一眼就喜欢上了她。除了不喜欢使用脸书等社交网站这点让德莱克比较惊讶,珍娜唯一比较特别的一点,就是她对於守贞一事的坚决了吧。

  珍娜在一开始与德莱克交往时,就言明她是虔诚的教徒,所以她的初夜只会在婚礼那天发生。

  对此德莱克当时也不以为意,毕竟有些害羞的他,光是能够与珍娜一同外出约会,就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在交往一年后,他们决定步入礼堂。那是一个受邀来宾不多却充满了幸福气息的婚礼可是没想到,就在婚礼的当天晚上,珍娜却下药迷晕了他。

  等到他清醒过来之后,他就变成了这副德性,一只粉红色的贵宾母狗。
  珍娜不止将他的双手双脚折叠捆绑,还在他的胸口前放上了一对极端沉重的假乳房。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那是因为德莱克记得以前曾经看过一篇报导,说女性的B罩杯约等於两只天竺鼠(约0。115公斤)、C罩杯等於2颗柳橙(约0。172公斤)、D罩杯大概等於两片猪排(约0。23公斤)、E罩杯大概就像8个卷筒式卫生纸(约0。345公斤)……

  因为比喻得很生活化,所以德莱克就记下来了。而珍娜给他黏上的这对D罩杯的假乳,则很夸张的达到了一边8公斤的重量。再加上两边各2公斤的乳头夹,他等於是要背负着20公斤的重量爬行着。

  更痛苦的是假乳房内部有着特殊的机关,会将超过8成以上的重量,真实的传递到他的乳头上,剩下的两成则会透过重量位移的方式转换成电力,进而对德莱克他发动电击,或是类似乳头跳蛋般的震动。

  他的腰部那里是先採用传统的骨架式马甲,在紧紧的勒到最小后,再套上第二层肤色的马甲。在先后两层的马甲拘束之下,感觉自己的内脏全被压得紧紧的德莱克,现在每次呼吸都只能够吸进一小口的空气,而且为此他在呼吸时,胸部的起伏非常大。

  珍娜甚至还很高兴的表示,德莱克可以用这个机会好好的体验一下,女人的胸式呼吸法是怎么一回事。

  下体部份,则是一个仿造女性下体做成的橡胶内裤。当然,这件内裤与他身上的假胸部一样,内侧都途满了胶水。除非从珍娜那里拿到特殊的溶剂,否则德莱克自己要硬取下的话,除非把自己的皮肤也一块撕掉,否则是完全不可能的。
  珍娜说,她原本是在母狗款式与正常女性款式间考虑,后来还是决定先从一般的女性款式开始。等过了几年后,再换成母狗款式。

  珍娜甚至有拿给他看过,所谓的母狗款式真的就如同其名一样,是彷造真正的母狗下体外观所做出来的像胶贴身内裤。

  除此之外,就是在他的尿道与肛门中,各塞入所谓的尿道塞与肛门塞了。
  这两只的构造大同小异,插入体内的部份是由一颗颗的圆珠所串起来的,外面的部份,则视部位的不同有所差异。

  尿道塞的地方是一个龟头套,在确保德莱克的龟头部位会整个露出之外,也确保尿道塞不会掉出来。

  肛门塞则比较直接一点,做成了一个尾巴的形状。

  这一切都安装好之后,就是给他穿上一件做成贵宾狗外形的仿真皮衣了。
  在这件仿真狗皮衣的掩盖之下,除了特别挖空露出来的胸部与下体处之外,德莱克的身体看起来就和一只粉红贵宾狗没什么两样。而如果把那些给考虑进去的话,那五官本来就偏向清秀的德莱克,看起来就是一个在特殊影片中才会出现,有着特殊嗜好,喜欢把自己打扮成狗,赤裸裸的在人前露出自己胸部与下体等私处的淫女荡妇。

  本来珍娜也可以就这么收手,反正这样也足以确保她的目的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所以珍娜最后还是决定,将整件事给做完。

  於是,她开始对德来克的头部加工。

  特殊的偏光镜片,这可以让德莱克没办法看到太远的东西;加上以后的德莱克只能够趴在地上行走,这就可以确保德莱克不会看到一些珍娜不想让他看到的东西。

  鼻勾,这一般是用来打击女性爱美自尊心的虐待道具,不过用在德莱克这个此刻身躯已经完全女性化的男人身上,也别有一番风味。而且可以扩大他的鼻孔,让他像狗一样,更容易闻到各种味道。

  一条仿造的狗舌套,在同样涂上了胶水后,被珍娜将这条舌套黏在了德莱克的舌头上。

  最后,则是一个精心制作的狗脸头套。同样也是在内部涂满了胶水后,珍娜将这个头套套到了德莱克的头上。在确定位置正确后,按紧二十秒然后松手,一只可爱的粉红色贵宾狗,就出现在珍娜与德莱克的床上了。

  德莱克之所以会对这一切的过程这么清楚,全是因为珍娜那个变态,居然还把这一切的过程拍成了影片,并且每隔几天就会放出来看一次。同时,也强迫德莱克也就是现在的莫妮卡一起观看,当然,莫妮卡根本没有权力拒绝。

  对一般不知情的外人来说,也许这是一幕主人与自家的宠物犬一同看着电视的和乐景象,但对莫妮卡来说,每看一次,就加重她心中的屈辱感一分。

  当莫妮卡正因为四周那熟悉的傢具而沉溺於往事时,一阵强烈的电击唤醒了她。莫妮卡知道,这表示她必须要快点才行。

  按照珍娜的观念,每只狗狗起床的第一件事,应该就是先把它们的地盘,也就是家里绕让那么一圈,确保没有外人入侵。

  所以对莫妮卡来说,就是她必须要绕着家里面走一圈,依序经过珍娜设於家中墙角的几个点,否则她脖子上的电击项圈的电流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强,直到将他电晕为止。

  然后等10分钟后,将她再次电醒。接着,同样的过程再来一次……

  可是绕着屋子爬行一圈,说起来很简单,但事实上做起来却一点也不。
  首先那对重得吓死人的胸部,就是一种巨大的阻碍,在只能够靠手肘与膝盖着地的情况下,背着20多公斤的重量爬行,这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这还不是珍娜对莫妮卡的全部的折磨。

  在假阴的内部,有着一个特殊的机关,这个机关以着缝在身上狗皮衣内侧的管线,与莫妮卡的四肢(手脚)相连。每当莫妮卡摆动一次前后脚,就会牵扯到管线,如同打陀螺一样的拉动假阴内部的机关,透过拉扯所带来的力道,转化为摩擦与吸吮的动力。

  尿道塞会特意做成掀开包皮、露出龟头的模样,也正是为了配合这个机关的设计。当然,莫妮卡背后那插入肛门的尾巴,也同样会不定时的震动与旋转。可是这种种的设计最让人感到憎恶的,莫过於当莫妮卡快要高潮时的前一秒,它们就会立刻停止不再运作这件事。

  【寸止】。

  点到为止,也可以解释为在达到极致前的瞬间停下。

  这是这套装置在网路上贩卖的别称与说明,也是莫妮卡现在状态的写照。
  事实上,就算莫妮卡好不容易在这种快要高潮却又只差一点的烦闷中,走到了珍娜设於家中转角的中继点,等待她的也不是什么休息或奖励,而是另一种折磨。

  因为被插入尿道塞的缘故,所以独自在家莫妮卡是不可能自己去上厕所的。而要上班的珍娜,也不可能为此特别从公司赶回来帮莫妮卡拔出尿道塞。

  「一只好的狗狗,要能够学会自己上厕所,而且是在主人规定的地方。」
  所以珍娜在家中转角的每个中继点那都放了一个装置,或着也可以称之为『狗狗的专用厕所』。

  在墙壁与地上处各有一个脚印般的图案,刚好可以让爬到此处的莫妮卡像狗在墙角小便时一样,将一只后脚放在地上的狗爪图案;另一只后脚则抬起放在墙上的图案。

  莫妮卡明知道自己正在做的动作有多么丢人,但强烈的尿意让她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

  当两边的图案按钮同时被按下后,一根原本藏在墙内的假阳具就会伸出来。
  接着莫妮卡只要忍住羞耻心,像个女人在自慰般一样的,将假阳具插入自己的假阴内与尿道塞碰触,相连的假阳具就会自动开启吸口,将莫妮卡膀胱内快要满出来的尿液给吸出来。

  不过一次排出的量只有30cc,连一般人尿尿时五分之一的量都不到,而且每一次的排尿,都会伴随着不同的回礼。

  当然,为了避免莫妮卡逃避不接受这些回礼,所以当莫妮卡将假阳具插入自己的假阴里与尿道塞接触的同时,墙壁与地上按钮旁的暗勾会自动伸出来,扣住莫妮卡的双脚,避免她乱动。

  为了更进一步的让莫妮卡知道她正在做些什么,一旁的隐藏式摄影机会将莫妮卡的举动拍摄下来,传送到她眼睛里的特殊隐形镜片,强迫她观看全部的一切过程。

  平心而论,这个影片看在外人的眼中,就像是A片中的女主角用假阳具自慰的过程;但对莫妮卡这个当事人来说,这就像是在宣告着,她现在正穿戴着假阴,像个女人一样用假阳具插弄着自己的这件事,这对任何一个正常的男性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心理打击。

  为了更进一步强化这个印象,所以珍娜特别的还在这个『狗狗专用侧所』中准备了回礼。

  有时是一发特大发的电击;有时是快速的旋转带动假阴内的寸止机关一分钟,当然,一样不可能让莫妮卡射出来……等等数种。

  其中最恶劣的回礼,当数假阳具在吸收30cc的尿液后,回流整整500cc的,如同精液般的,成份不明的浓稠白浊浓液。

  这些白浊浓液会被假阳具随着尿道塞,逆向灌道莫妮卡的膀胱里。这也通常表示,接下来的一整天直到珍娜回家之前,莫妮卡都只能够像是色情小说中常见的女性专用描述『带着满子宫的精液』一般,渡过这一天。

  珍娜透过这些不同的回礼,还有强迫观看的影片,来不断的强化莫妮卡心中的羞耻感,并降低她抵抗的意愿。

  往前走,是不断被挑逗却无法射精的苦闷地狱;停在原地不走,是会让人痛苦到晕厥的电击地狱;那怕走到了终点,也还有针对莫妮卡的雌化小穴之一?尿道的排泻地狱在等待着她……

  现在的莫妮卡,不管做什么,迎接她的都只有珍娜准备给她的,无尽的痛苦而已!

  在绕完家中一圈之后,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多。但莫妮卡的功课还没有结束,她必须要最少绕上三圈才行,否则等珍娜回家后,将会严厉的处罚她。

  不过从一大早起床就进行体力劳动,又饿又累的莫妮卡,决定先吃点东西。
  莫妮卡的食物很简单,储水桶内的水与放在狗碗内的乾狗粮。

  不过不管是水还是乾狗粮,春药、精力剂、利尿剂、泻药………全都包含在里面。虽然明知道吃下这些只会让自己更痛苦而已,但又渴又饿的莫妮卡却又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吃下它们。

  就在莫妮卡进食到一半时,一阵轻快的铃声与音乐声突然响起,莫妮卡马上抬起头来,四肢并用的跑向了客厅电视机的下方。

  在那里的柜子前,被固定了一个巨大的平板。随着内建定时程式的运行,平板上也浮现出了几个大字。

  『莫妮卡的教养课程』

  在短暂的几个闪动后,这些标题消失了,改成浮现出其它的字体。

                问题一

  你的名字是?

  1。不知道。

  2。莫妮卡。

  3。德莱克?卡特。

  4。娘娘腔。

  最下方则是一个倒数的数字,回答题目的时间只有5秒。

  莫妮卡不发一语的,用右前肢碰了一下平板中2号答案的位子。在一个答对了的字样跳出来后,很快的进入了第二道题。

                问题二

  你的种族是?

  1。龙。

  2。人类。

  3。娘娘腔。

  4。狗。

  这一次,莫妮卡选了4。

  接下来的问题都像是这样,像是问说:珍娜是你的谁?你是人类吗?你的主人是谁?你最喜欢做的事是什么?……

  每一个问题中都包含着一个正确的解答,与三个错误的解答,而且每次题目与答案的顺序都不固定,回答的时间又很短,莫妮卡必须要在很短的时间内选出正确的答案。

  否则每答错一题,她在接下来的5分钟里就要承受着寸止的折磨,两题就是10分钟,以此类推。

  在这场长达30分钟的答题时间中,用珍娜的说法,这是给自家宠物的娱乐时间,但事实上,却是一场恶质的洗脑。

  在经历过家中爬行一圈的酷刑后,莫妮卡的体力本来就已经大量的消耗掉不少,然后再吃下含有大量春药、精力剂、利尿剂、泻药……等各式药剂的狗食与水。

  肉体上的各种痛楚与快感的混合,这会更进一步让她的意识糢糊,难以保持正常的思考。

  再加上很短的答题时间,与之后和春药等搭配的『射精禁止』罚,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让莫妮卡对於『珍娜想要的答案』形成反射动作。

  在那些答案里混入一个真正的答案,则是要让莫妮卡对於那个答案产生下意识的否定。

  莫妮卡对此也不是完全一无所觉,当初在第一次接触这个时,她马上就察觉了珍娜的用心,并且开始尝试反制的方法。

  (………我叫…德莱克?莫妮卡…不是,我叫…莫妮………不对!我叫德莱…克……我今年24…不,是2岁又5个月,不对……)

  在玩完『游戏』后,莫妮卡顾不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因为狗粮中的药剂而昏昏沉沉的,马上开始默背她的『真实资料』,企图透过这种方式来反制珍娜的洗脑。
  (…我是个……男狗,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不是什么母狗…珍娜…是我的…主人…不对,是仇人……)

  一开始,莫妮卡还觉得效果不错,同时她也在找不断的找机会逃跑。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开始发觉她逃跑的机会非常渺茫。

  首先,珍娜的预防手段做得非常完全。她本身的社交圈子就不大,所以除了上班外,下班后可以说完全不会有客人来访。莫妮卡还是德莱克时,原本就只是个背后投资者,会与人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再加上这栋由珍娜亲自挑选,位置偏僻、邻居也不多的小房子。

  可以说,基本上珍娜从一开始就断绝了莫妮卡跟人求救的机会再加上莫妮卡身上的一切装备,还有负担的重量,这都让她难以自由行动,也没办法接触放在桌上的电脑、电磁炉等电气设备,并藉此吸引他人的注意。

  最后,则是珍娜每天给莫妮卡安排了满满的活动,并准备了各式各样的药剂,消耗她的体力、混乱她的思考,彻底的夺去了她逃跑的所有可能。

  事实上,在经过三个星期多的训练后的现在,如果有人对着莫妮卡喊说德莱克的话,莫妮卡已经很难反应过来这是在叫她自己了。

  更糟的是,她已经开始怀疑,如果一直找不到机会逃跑,那自己的坚持到底有没有意义。当然,莫妮卡也知道这个想法的出现,就表示她反抗逃跑的意志正在不断的降低,但面对眼前的困境她却毫无办法;甚至因为害怕处罚,而开始不自觉的产生『乖乖当一只狗也不错』的想法。

  再这样下去的话,不用几个月,莫妮卡应该真的就会变成珍娜想要的那只『莫妮卡』了吧!

  不过事情的转机,往往就是在不经意的时候突然到来。

  当莫妮卡正吃力的走着第二圈的时候,客厅的门铃突然响了。

  莫妮卡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对讲机的方向。

  『喂喂~ 有人在吗?这里是快递公司,有人在家吗,有您的包裹喔!』就如同之前所说,为了预防莫妮卡跟人求救,所以珍娜更是只维持着少量的社交活动。
  就连这栋房子,当初也是在珍娜的建议之下,特意挑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买的。所以可以断定,这个快递公司送的绝对不是珍娜的包裹,最大的可能是走错路了。

  听着对讲机中传来的声音,莫妮卡拼命的用着她那已经浑浑噩噩,所剩不多的残存理智思考着。

  (……该怎…么做?要怎么做,才能…够让对方………注意到自己……)
  因为口中的狗舌套与头上的狗头面具,所以莫妮卡现在是没有办法说出人话的。那么有什么方法,能够让对方知道她被困在屋子里呢?

  (快……快想啊……)

  知道对方不可能待太久的莫妮卡,拼命的思索着。

  突然的,一个记忆闪过莫妮卡的脑中。她记得她当初在客厅安装的,是双向式的对讲机,珍娜因为没什么机会使用,所以应该没有换掉。

  也就是说,这是莫妮卡她最大也是最好的逃脱机会!!

  一想到此,莫妮卡立刻拼命的跑到墙边,开始行动了起来。

  因为对讲机的位置当初是给人设计的,不是给狗用的,所以对於莫妮卡来说有点高。

  不过,这不算什么。经过一小段的助跑后,莫妮卡用力的跳了起来,试着用前爪去按下对讲机的按钮。

  在经过两三次的尝试后,她终於成功的看到对讲机营幕上出现了画面。这瞬间莫妮卡感动极了!

  不过这还没有完,要引起对方的注意才行。

  只要对方看上她一眼,发觉到她的不对,那么她就有机会逃出去了。

  照理来说,在按开对讲机的瞬间,莫妮卡接下来要做的事就只是隔着对讲机向对方求救,但偏偏莫妮卡现在只是条狗,在戴着狗脸头套面具与特制的舌套的此刻,她根本无法开口说出一个字,就算勉强开口出声,只能够发出微弱的「呦呜呦呜……」的声音,就像狗在撒娇似的。

  「奇怪,没有人在吗?我刚才明明联络过的啊。」营幕上的快递送货员一边说,一边取出了手机。

  看见这副景象,莫妮卡知道她再不做点什么,这个唯一的机会就要溜走了。於是莫妮卡趴到了门边,用她的前脚开始用力的敲着门。

  『碰碰……碰碰碰……』(我在这里,救命啊!!)

  「唔~ 什么……喔,难怪,这快递单上面的号码写错了……」

  送货员在手机联络中,来回的比对了下房子的门牌号码与快递单上的地址后,发现寄件人少写了一个3字。

  「呦呜……呦呜……」莫妮卡从对讲机听到对方似乎要离开的样子,开始紧张的大叫了起来!

  (拜託……注意到我……求求您!!)

  「……嗯~ 怪声音?喔~ 是只狗在叫,应该是这户人家养的狗吧……」快递员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准备离开。

  「呦呜……呦呜……呦呜……」

  (别走……别走啊……)

  「…………嘿~ 别说,这只狗叫得还挺骚的,大概是在发春吧…」

  这是当然的,毕竟莫妮卡现在正用前脚不断的拍打着门板。在这种情况之下,她下体的寸止也伴随着她拍门的动作,而如同旋转中的风车一样不断快速的运转着。

  「好了,不聊了,送货优先。」

  莫妮卡听到对方的这句话,不死心的发出了至今以来最嘹亮的一声狗吠。但区区一声狗吠,还是被柔和化过的声音,根本引不起其它人的注意。

  从对讲机的营幕中看着对方转身快步离去的模样,逃生希望破灭的莫妮卡,两眼无神、全身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我回来喽!」伴随着一道有精神的声音,一位穿着碎花短裙套装的白人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怎样,我的小莫妮卡有乖乖的吗?」

  下班回家后的珍娜,第一件事就是先检察她的宠物狗有没有乖乖的照着她的训练课程做。

  检查后的结果,让她很满意。莫妮卡今天有乖乖的绕完了三圈,电子课程上的成绩也是一百分。

  「好棒喔,小莫妮卡!」珍娜亲暱的拍了拍莫妮卡的头,就像是对待一只真正的小狗一样。不管是从她的态度还是言语上,完全都看不出来,莫妮卡事实上曾经是她的丈夫德莱克一事。

  「为了奖励你,我们今天来吃大餐吧!」

  当然,珍娜口中的大餐,绝对不可能是正常人类吃的食物。事实上,这一个月以来,莫妮卡从来没有吃过狗粮以外的食物。

  珍娜取出了xx牌子的高级狗粮,然后混入了更多的春药、更多的迷幻药、更多、更多……

  面对着眼前这盘犹如恶魔的食物的东西,莫妮卡别无选择,只能够主动吃下去;或着是让生气的珍娜,用胃管给自己灌下去。而今天,失去了唯一逃生机会的莫妮卡,更是宛若自暴自弃般的大口大口的吞食着。

  在用完餐,并解放莫妮卡憋了一天的尿液后,珍娜突然侧坐在地上拍了拍大腿,对莫妮卡招手说:「来~ 过来这里,莫妮卡。」

  虽然不知道珍娜的用意,但莫妮卡只能够照着她的话去做,背部朝上,趴在珍娜的大腿上。

  「我看过你的作业了,你已经连续一个星期的成绩都是满分,所以,我要给你一点奖励。」

  当珍娜说到这里时,莫妮卡的双眼忍不住发亮了起来。

  (难道是……)

  虽然知道珍娜不可能放过自己,但那怕只是让自己能够射精射出来一次,也是让人很高兴的事。毕竟她已经被寸止这个机关玩弄了二十几天了,每天不断被挑逗玩弄却又不得高潮的苦闷,快要让她抓狂了!

  「没错,是小莫妮卡你最想要的东西喔!」珍娜一边说着,左手也按在莫妮卡的背上;右手则开始在莫妮卡的两腿间来回抚摸着。

  「今天晚上,我?允?许?你?高?潮?呦!」

  「呜……」当莫妮卡听到这段话时,她忍不住高兴的叫了出来。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完全出乎莫妮卡的意料之外。

  珍娜接下来做的,并不是取下莫妮卡的假阴道,而是用力一拉,将插入她肛门的尾巴塞给一口气拔了出来。

  「呜呜??」

  (…什么……)

  「不错不错……看来这段时间的训练成果,已经出来了呢!」珍娜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直接的插入了莫妮卡的后庭。

  一根、两根、三根……

  珍娜的手指如同插进女性的阴道,而且还是因为发情而充满了爱液的阴道中一样,毫无阻力的进出着。

  这是因为插入莫妮卡肛门的尾巴塞上,涂满了用来调教女装性奴专用的药剂。这些药会刺激肠道细胞增生,以及一系列相应的变化,最后的结果,就是让使用者的肛门变得如同女人在发情时的阴道一样,敏感、柔软且湿润,另外,这个过程是永久且不可逆的。

  在确认成果已经出来之后,珍娜顺手从一旁拿起了一根电动假阳具,就这么直直的插入了莫妮卡的后庭里。

  「哇呜~ 哇呜……」

  (等一下……住手!!我不要这样……)

  开始感受到大事不妙的莫妮卡,靠着最后的男性自尊想要逃跑,但已经太慢了。

  随着珍娜将假阳具的震动一口气开到最强,身体饱受摧残,已经可以说毫无自制力可言的莫妮卡,几乎在短短的几秒钟以内就高潮了。

  但这瞬间的高潮,所带给她的并不是忘我般的快乐,而是接下来长达数十秒的剧烈疼痛。

  莫妮卡被隐藏在假阴底下的阴茎,不断的抖动,想要喷发出来。但在【寸止】这个无情的守卫看守之下,莫妮卡就连一丝一毫的精液都无法射出,全部被强迫逆流回阴囊。

  不到一秒钟的高潮,与接下来长达数十秒的剧痛的反差,让莫妮卡甚至翻起了白眼。

  但珍娜却像是全部没有看到一样。

  「怎么啦,小莫妮卡。你该不会以为我会?让?你?射?出?来?吧?」
  「呵呵……小笨狗,那是不可能的喔!」珍娜以着温柔且优雅的语气,述说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话语。

  「我调查过喔,你在遇到我之前是个处男,最多只有打过手枪。而在婚礼的当晚,你就被我下药迷晕了。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听着珍娜的话,莫妮卡想要把耳朵给遮起来,她有预感,她会听到很可怕的事情。但是,她却根本做不到,只能够趴在珍娜那仍穿着丝袜的双腿上,听珍娜一个自一个字缓缓的说出来。

  「莫妮卡,你,将永远当不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你下面那个没用的小东西,永远只会被我给关起来,被隐藏在假阴道的外表下。你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用它插入另一个女人的阴道,并且射精。」

  珍娜说话的声音很慢,就像是在唱着诗歌,又像是在下着诅咒。

  「你这一辈子,都只能够是我的『雌化母犬』,靠着被我插入你身后的小雌穴来高潮,而且还是透过刺激前列线,这种如同女?人?一?样?的?高?潮喔!」
  「…………呦呜……」

  好了,奖赏的时间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处罚的时间喽。

  「呦呜……」

  (……什……么?!)

  「听大楼守卫说,今天快递员来送货不小心按错门铃时,有一只坏狗狗,不停的狂叫呢!」

  「呦呜……呦呜……」

  (不是……)

  「真是只坏狗狗呢,要是吵到邻居,该怎么办呢?还是说她进入了发情期,所以想要勾引那个快递员呢?」

  珍娜一边微笑一边说着,可是她的眼神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不过不管怎样,坏狗狗就要受到处罚喔!」

  就像是被珍娜的话给吓到一样,莫妮卡突然开始挣扎了起来,想要逃跑。
  但刚刚高潮过的身体根本没有多少力气,还是在这种相当於被五花大绑的情况之下,珍娜只用一只手,就轻松的压住了莫妮卡。

  然后,她从一旁的柜子里随手取出了数种不同的道具,电动按摩棒、巨大跳蛋、电击型肛门塞………

  「好啦,我的小莫妮卡………」

  珍娜将头靠到莫妮卡的耳边,轻轻的诉说着:「你觉得我要花几个小时,才能够让你学到教训呢?」

  「呦呜……呦呜……呦呜……呦呜……」

  在用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充份的教导完莫妮卡后,珍娜终於打算结束了。
  她拍了拍莫妮卡的屁股,要莫妮卡回去狗屋睡觉。

  在莫妮卡摇摇晃晃,完全可以说是下意识的行动,一路晃着走回到她的玻璃狗屋后,珍娜将门给关了起来,并设定好要到隔天早上的八点钟才会打开。
  随着小门的关闭,狗屋内部的空气循环系统也开始运作,一股带着酸臭与香水的味道也马上传了出来。

  这个空气循环系统除了含有部份的安眠与宁神的气体外,最重要的就是与家中的厕所还有除臭机等地方是相通的。只要一启动,就会毫不间断的将那边的气体给抽入到莫妮卡的狗屋里,而出气的通道则透过0。01奈米的过滤网,将气体内含的所有味道都给保留下来。

  因为狗屋本身是半密闭式的构造,所以这些被抽入的味道,可以说几乎不会消散。

  如果再说得更直接一点,就是鼻孔被鼻勾撑得开开的莫妮卡,将被迫要闻着她的主人珍娜的各种排泄物,包括汗水、尿液……等各式各样的臭味入睡,而且因为玻璃狗屋的构造,所以这些味道只会随着时间的过去而加重,不可能有减轻的一天。

  珍娜将这美其名为『让宠物熟悉主人的味道』,而莫妮卡也由一开始的整晚不能入睡,到现在可以平稳的睡着。

  在启动了催眠录音带后,珍娜对着莫妮卡轻声的说道:「晚安莫妮卡。」
    ===================================================

  在确定莫妮卡熟睡之后,珍娜透过透明玻璃,看着眼前趴在地上的莫妮卡,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

  珍娜将手伸入狗屋墙上的塑胶手套,透过塑胶手套,轻轻的抚摸着她最心爱的小狗。

  莫妮卡曾经以为珍娜是为了贪图金钱,而设计了这一切。将德莱克转变为莫妮卡,也是为了避免事情败漏。

  但事实上,珍娜从来就不在乎!

  如果她有这个意愿的话,不管是靠着从母亲那继承来的财产,还是自己的聪明才智,她都能够得到更多的金钱。

  她会这么做,只是为了更单纯的原因。

  这是诅咒,还是血缘,珍娜不知道。但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珍娜她是个标准的『里查兹家族』的女性。

  她们家族的女性,平常表现得很正常,不管放在何处,绝对都是处於中心人物的角色。

  美丽、大方、聪慧、善解人意……

  但当遇到真正喜欢的男性时,里查兹家族的女性们就只剩下一种,也是唯一的态度。

  『占有』。

  彻底的、完全的、从头到脚、由里到外、不留余地、毫无温柔的……………占有!

  「莫妮卡,我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饲主,我会负起责任养你一辈子的。所以,你就安心的堕落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